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新闻 >

最后一班地下铁载着整个城市的故事入睡

发布时间:2022-01-09   浏览次数:

  11月17日晚上11点。长沙地铁2号线光达站,附近路上行人稀疏,多数店铺已拉下卷闸门,街道上只剩下川流不息的车流。

  城市即将入睡,但依旧有不少人匆匆走进地铁口,兴许会与已经开始打扫阶梯的清洁职员擦肩而过,听着“前往梅溪湖西的末班车即将开出”的地铁广播,加快脚步通过安检和闸口,“咚咚咚”沿着本就在移动的电扶梯跑下,踏上“今日最后一班”列车。整个人在位置上放松下来,安心等待目的地的到来。

  在这趟末班车上,有些乘客是因为加班抑或本就工作到很晚,有些刚刚从别的城市过来,有些聚会结束,有些接到朋友、爱侣。

  行走在各自生活里的人们在末班地铁进进出出。一天的故事即将写完,末班地铁护送人们回家。

  地铁停靠在地铁2号线长沙火车南站,一大拨乘客涌入,不少提着大包和箱子。来长沙入职的雷同学推着一个厚重的大行李箱进来,坐下后一直在拉动自己的毛衣,散掉身上的热气。

  他从岳阳赶过来,前几天他在长沙找到一份工作,于是回到岳阳的学校去打包行李。本来,他是要安安稳稳坐晚上七点钟的列车来长沙的。前一日,朋友找他出去玩,约在一个商场门口见面。看路程不太远,他就踩了一辆共享单车过去。见着面后和朋友一边唠嗑,一边以为单车锁好了就走了。

  到第二天,他下午一点左右回学校收拾行李,一个多小时后突然接到共享单车客服的电话,说他单车其实没锁成功——他只好回到商场,从一排排单车里对着编号一辆一辆找……

  因此,他出现在了这趟刚刚经过长沙火车南站的末班地铁上。如果没赶上,他只能打车了。18日早晨8点半,他要赶到新公司,入职自己走出校园后的新工作。这是不能迟到的。

  邓女士和周先生也是从地铁2号线长沙火车南站上来的,周先生刚刚接到从外地赶来的邓女士。两人异地,但常常会周末坐车去对方城市玩。在这么多次车程里,邓女士印象中没怎么坐过末班地铁,这回也是第一次第二次的样子。

  说起相遇相识,两人像破解谜团一样娓娓道来:两人老家都在邵阳,之前在一个初中读的书,但两人在一起之前并不认识,而且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桂林。长大后又是如何相识的呢?其实两人老家离得并不远,“他妈以为他不认识我,我妈也以为我不认识他,就给了我俩对方微信聊了起来”。两人在网上聊了很久,决定见面时,两人约在了桂林,一起去旅游。这次见面也是他们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。

  邓女士是教师,周末空闲多些。“我时间多一点,去找他也比较多一点。”周先生在旁听了似乎有些不甘,追问她:“是吗?是吗?”

  刚见面的两人时不时陷入嬉笑的甜蜜中。在两人心里,这种异地状态是“必然”要结束的。

  一位娭毑靠着座位扶杆坐着,身着粉色,头发银亮。再过几站,她就要在五一广场转1号线,回北辰那边的家。她估摸着自己是赶不上换乘了,已经做好打车的准备。

  娭毑很少会这么晚回家,当天是因为和初高中同学聚会,玩太久了,只能赶末班地铁。

  她和这帮同学经常聚,一直保持着联系。在她心里,这些初高中的朋友是“最纯”的,没有什么利益冲突。大家经常一起唱唱K啊,搓搓麻将啊。娭毑上午练瑜伽,下午就出门找同学玩,大家从各个地方聚一块来。没有聚会的时候,她就沿着湘江和浏阳河散步。

  起身出站时,娭毑不忘关心还在工作的年轻人,凑过来对记者说:“上班不容易哩,早点回家,要注意安全!”

  过了溁湾镇站,车厢里又稀疏了很多。几近走到车厢另一头,经过的乘客大多独自守着一排位置,零零散散坐着,低头玩着手机,或者闭眼休息。

  一位身着亮色迷彩服、皮肤较为黝黑的男士松松垮垮倚着座位扶手,见有人过来,他正了正身体,嘴里的酒气透过口罩传了出来。他说自己姓颜。“颜色的颜。”他主动说道。

  颜先生刚刚结束超市的零售工作,和朋友喝了点小酒,现在坐车回家。工作的地方离家很远,但“没太多选择”。对于这份工作,“我做挺长时间了,比较奇葩的事情在我们看来都不算奇葩了。人有很多种嘛,有的人可能会较真,有的人可能怎样怎样,但我们都习惯了”。

  颜先生今年35岁,打算今年和女朋友成家。说到是否在打拼事业,颜先生笑了一下,“谈不上,就是混口饭吃”。“像我们这些没有学历啊没什么能力的啊,就得付出更多才能达到那个生活标准。”

  颜先生也很快就要下车。显示到站时,他问:“你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点采访呢?你们是感觉这个点坐车的人会很辛苦吗?”

  “我工作经常出差,到处跑,很少着家。有时候家里有人,有时候没人。累也没办法,不可能人坐在家里钱就有得花。但有闲暇的时候,我会和儿子打篮球,他喜欢篮球。”

  “今晚加班啊。工作上临时有安排要加呗,没什么感受。今年22岁。一会儿回家可能还会玩玩游戏、刷刷手机再睡觉。平常也会和朋友出去玩。”

  “我经常坐末班车,下班回家要转线,我得卡两个末班点。有时候就是一两分钟的事。你看着地铁把门关上的。尤其如果你坐2号线就错过了一趟,就算还有第二趟可以坐,但你知道一会儿4号线肯定是赶不上了的。车费就从一位数变成了两位数。”

  即将到达终点站,地铁里已经没什么人了。安检处的员工全都下班,只剩清洁职员还在最后拖着砖地,空旷的感觉让人恍惚。一位女工作人员拿着一串钥匙走过来,提醒还逗留在站内的乘客赶紧离开。

  地铁广播孤零零地响着:“今天的列车服务已经终止,车站即将关闭,请尽快出站,感谢您的配合。欢迎再次乘坐长沙地铁。”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